东方离慻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清明都过去一个星期了,才来发点心情。原因是一首歌,山河犹在。

      清明去了趵突泉公园,转了一圈其实挺失望的,泉水混浊,有的还臭臭的,人挤人,嘈杂,混乱,到处都是卖特产的。真的不如黑虎泉更有意境。

       但是,怎么说呢,我到了五三纪念堂。我看见了一口钟,有人在用手掌拍它,声音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很微弱,但是一瞬间我就红了眼眶,几乎要落下泪来。

        其实还是觉得自己挺矫情的,说出去大概不会有人信,一个文科生,在上历史课时,要花很大的力气来忍住泪水,忍住看到近代史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奇怪的感情,但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无解了。我无法漠视那段历史,无法控制自己在看到与那段历史有关的事物时汹涌而来的那种心酸与不甘,真的是,恨啊。

        我摸着五三纪念堂旁边的纪念碑,很粗糙。有的矮,有的高,有的粗,有的细,唯一的相同点大概是它们都是后来仿的,真品被放在了各个博物馆里,隔着玻璃柜展览,真是,悲哀。

        今晚听了一首歌,一百年后,中国是什么样子?山河犹在,国泰民安。一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

        大概我前世,真的是含恨而终,恨不能看到国富民强,恨不能看到江山一统,恨不能,看到自由民主。

       唉。恨啊,真矫情。


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快挂的时候对爸爸说,我好想你,爸爸说,我也好想你,然后赶紧挂了电话,因为我怕他听见我哭。


这是第二篇默杏,第一篇是为了默苍离的退场,第二篇是为了冥医杏花君的离去。所以,上一篇主默苍离,这一篇主杏花君。

        杏花君应该实在决战出场,但是我从九龙变认识了他。一出场就带着一股浓浓的逗比气息,bgm欢快,人物健气阳光,关键时刻巨靠谱,喜欢卖萌,还有神医的通病,诊费巨高。

        讲到冥医杏花君,所有的人都会同时联想到另一个人,孤鸿寄语默苍离,一个高冷神秘的智者,他每天都在血色琉璃树下擦镜子,除了冥医没有其他朋友,他的生命中,冥医杏花君占了一半以上。虽然台面上没有明说,但是从细节处推敲可以看出,杏花陪伴着苍离,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尤其是关于羽国志异的部分,可以推测,杏花在极其不愿的情况下,为了救苍离,使用了亡命水,让不知多少人痛苦地死去了。这直接为后来与帝鬼对战时,关于亡命水,苍离与杏花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万雪夜出场时,剧情开始走冥医这条线。多年前,冥医曾经医治过一个失血症的孩子,为了找寻治疗方法,冥医在这个孩子身上进行了很多的实验,但是这个孩子最终还是死了。多年后,孩子的亲人找到了他,向他讨命。一句一句的质问,撼动了他的心,他内疚,他痛苦,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作一个医生,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苍离从万雪夜刀下救下他,他却拒绝治疗自己身上的伤,他的手甚至无法再用针。他说,他收很多的诊金,是因为如果不这样,他甚至找不到一个继续行医的理由。那段时间,让人没法相信这是那个乐观豁达的冥医,这是那个拿着算盘算诊金的杏花君。

        没有人可以救他,除了他自己,和默苍离。默苍离自诩冷血冷心,他曾说“就算天下人都死在我面前,我也无所谓”,可是,他还是舍不得杏花君。默苍离用语言刺激,最终让冥医解开了心结,找回了作为一个医生的信心。

        但是,故事却没这么容易结束,很快,帝鬼的魔世之危几乎给中原带来灭顶之灾,默苍离出面,直面危机,要求冥医制作亡命水。冥医开始是拒绝,他说不想再重复羽国的过去,可是,他终究拒绝不了默苍离。

        其实,真正用了亡命水的人都死在了葬骨岭,剩下的人,根本就没有用过。除了默苍离那句“我有解药”,我甚至怀疑北竞王的揭穿,也是默苍离的要求或者算计,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打退魔世,以及摸黑墨家。但是,这个将天下都算计进来的局,却独独漏了冥医杏花君。

        墨苍离在琉璃树下用墨狂捅进了冥医的胸口,但是却只是将他封印在琉璃树中。雨突然就开始下了,他们的回忆却回到了很久之前。也是在这棵树下,他们关于黄金串的讨论,那么暖,又那么虐。

        最终,在墨苍离的算计之下,俏如来杀师血继止戈流,而琉璃树崩塌那一刻,冥医接住了苍离倒下的身体,默苍离,最终还是死在了冥医的怀中。

        默苍离死了,冥医为了不让他白白牺牲,开始接替他,帮助俏如来。但是,一个默苍离控制之外的因素导致了战局的全面倒戈。冥医也在与荡神灭的对战中生死不明。至此,剑影完,魔戮血战开场。

        魔戮血战的开场让无数人哭干了眼泪,导致后来集体吐便当得时候,冥医杏花君的复活已经成为了众人认定之事。但是,当真的看到没死的冥医以后,相信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他还不如当时死了算了。虽然有人说,木偶怎么看的出来脸色,神态,但是,冥医的改变太大了,胡子,眼神,脸色,神态,都有一种与以前大为不同的颓废之气。他的手中多了一个酒壶,不停的喝着什么。我第一反应是酒,但是看到他咳嗽,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喝的,可能是亡命水!被荡神灭重伤而不死,也就只有亡命水有这个效果了,再加上他身体虚弱,可能是亡命水反噬所致。事实证明,我猜对了。

        为了完成默苍离的嘱托,为了等到俏如来,为了赎罪,他选择了用亡命水续命,同时承受这亡命水的反噬之苦。他也有了一个不被承认的徒弟修儒。

魔戮血战这一档,冥医出场了多久就被虐了多久。当他见到了俏如来,完成了苍离之托,修儒也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医生的时候,他开始撒手了。他骗修儒去找阎王低头的药材来医治自己,实际上制成的却是阎王借魂,向阎王借了三刻时光的回光返照。

        他让修儒扶他到门外走走,月色正好,他望着月亮自言自语“苍离啊,你一定等我很久了吧”,修儒大哭,但是却终究无法留住冥医,冥医一声“好徒儿”终究是承认了修儒是自己的传人。冥医挣脱修儒的搀扶,向着月光走去,最终灰飞烟灭。

        其实,金光最擅长的,不是虐,而是让你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画面转换,竟然是琉璃树的场景,冥医吐槽“怎么死了还是在这棵树”,树下,一人静坐擦镜,头也不抬地说“杏花,你终于来了”,冥医继续吐槽“那个默仔苍离啊,你这样说,是嫌我死的太晚了吗”。看到这里还不哭,就真的可能没有感情了,这种熟悉的说话方式,这种熟悉的称呼,终究是回不去了的。

        “自己动手吧”默苍离扔给杏花一件东西,杏花接过,是一件让我几乎哭死的东西,黄金串。当年杏花说,如果有一天苍离要牺牲他,他不要在琉璃树上挂琉璃串,他要黄金串。苍离说,不可能,因为我一视同仁。但是,杏花,终究还是特别的。

        金光从来没有绝对的虐,就看你怎样理解了,邪马台笑和天海光流死在了一起,不可说不虐,但是也不是绝对的虐;撼天阙死前再见夙的幻影,许下来生之誓,不可说不虐,但是也不是绝对的虐;


同样,苍离与杏花,死后又回到琉璃树,不可说不虐,但是终究不是绝对的虐。


据说金光要从黑白或者决战入坑,但是我选了九龙变,因为九龙变的片头太和我心意了,俏如来和宮本总司打太极那段让我彻底沉沦了。其实,对金光产生兴趣,是因为史艳文,但是让我决定留下的,是俏如来,以及,金光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金光确实挺腐的,官方逼死同人那种腐。可惜我从九龙变入坑,错过了最广为人道的温俏,也就是神蛊温皇和俏如来,但是,我收获了默杏。金光那么多对,史藏、北狼、天夙、万聆、梁莫、空俏、恨网、剑牛、溫赤,甚至还有默俏,默温,但是我却坚定地站了默杏。一个是终日沉默,心中藏着无尽之海的智者,一个是医术精湛,阳光健气会卖萌的神医。几乎毫无共同点的两个人,却相伴着,走了那么久的路。

        因为被剧透了很多,所以我知道,默苍离会死,被俏如来杀,冥医杏花君也会死,他也被默苍离杀过,都是在血色琉璃树下,这导致我很久都无法直视血色琉璃树。我对自己说不要带入太多感情,不要入戏太深,免得到时候伤心,但是,感情终究不是我自己可以控制的。

        从羽国到中原,从万军无兵策天凤到孤鸿寄语默苍离,他的天运一直很差。他是天降孛星,他在的地方,便有天灾人祸。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输过,无论是羽国,以十七人对三千精兵,还是以一人之力,对付九算联手,他都赢的无可挑剔。他曾指天而言“我不在乎,再多败你一次”他的声音从来都不大,但是却是最坚定,他的话不多,但从来都是直入人心。他对天下人一视同仁的不舍,却又一视同仁地舍得,除了,冥医杏花君。

        “杏花,吾,想死。”“苍离,苍离啊……”他叫他杏花,只有他这样叫,他唤他苍离,也只有他,这样称呼。杏花回到琉璃树下时,看到苍离总是在擦一面铜镜,那个树下的人影那么单薄,好像随时都可能随风飘散,这个人明明活着,可是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却那么脆弱,苍离啊……于是杏花开始想要治好他。

“我会治好你的病!”

“我的病,早就无药可医。”

        …………

        “杏花,我想找个传人了……”

        所有人都说,默苍离会选俏如来,是因为俏如来的天运,这是默苍离一直以来都缺少的东西,殊不知,俏如来这一生最大的运气,就是遇上了默苍离。

        默苍离布了一个局,一个很大的局。大到把天下也算计了进去。

        那天,杏花回到琉璃树,他和苍离吵了起来,他请求默苍离,就算为了他,停下这个局。默苍离说,晚了,这个局,已经无解。杏花震惊,他要去找俏如来,他听见身后的墨苍离唤他,“杏花,你应该死在葬骨岭,这样,我就不用亲手杀你。”转身,是墨狂,被那个叫苍离的人,亲手捅进他的胸口。雨突然就开始下了,那么大,那么大,好像有意不让人发现他们脸上的泪水。

        “我早就想到,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成为这琉璃树上的一串,我想,如果真的有这一天,我不会恨你,因为,我一定会死的很有价值……”

        “恨我吧,和所有人同样。”

        “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剑,会是你亲手刺下……苍离,苍离啊……”

        恍惚之间,杏花又回到了多年前的血色琉璃树下。他曾经戏言,如果有一天,苍离真的牺牲了他,那么他不要成为树上的琉璃串,至少也要给他打一串黄金串作纪念,苍离说“我一视同仁”。

        可是,默苍离,终究还是没有做到一视同仁。还是琉璃树,还是墨狂,这次,换成俏如来,将墨狂亲手刺进默苍离的胸口,杀师血继,又是墨苍离的算计。那一刻,血色琉璃树崩塌,化作漫天血雨,红光中,冥医破开封印,接住了苍离倒下的身影。“苍离!你醒来,你醒来啊……你为什么没有牺牲我,为什么!”

        这是一个很大的局,算计了温皇,算计了北竞王,算计了俏如来,甚至连默苍离自己的死,也是局的一部分,他死了,但是局还没有停。默苍离算计了这么多,终究还是没有将冥医算计进去啊。

        他们曾经背靠着,坐在琉璃树下,想对无言。他们曾经一起,在千军万马中,开出生路。他们曾经互相开解,舔舐对方的伤口……

“苍离,你的病,终究还是好了啊……”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痛心……我宁愿,你还是那个冷冷的默苍离,可以牺牲任何人的默苍离啊……

        我曾经说,默苍离说过最美的一句话是对阵帝鬼时说的“止戈流,开阵”,现在我才记起来,默苍离说过最美的一句话,分明是琉璃树下,嘴角含笑,唤的一声“杏花啊”……

        有人说,木偶哪里来的表情与眼神,可我分明可以看见,默苍离死时,眼中的解脱和嘴角的微笑,还有,杏花君的倒影……


初三看姥姥,可是,姥姥已经没了,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今天,缺席的,我记得,多出来的,我也记得,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今天是大年三十,下午回老家请家堂,然后我,爸爸,大伯,二哥,弟弟一起在奶奶家吃了一顿饭,然后各自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觉得,好像只有这短暂的两个小时,让我感受到了今年的年味。

爸爸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其实三兄弟之间并不是特别亲厚,只是都和姐姐关系很好。我和二伯家的二哥,怎么说呢,他比我大六岁,他上小学时,和我一起在奶奶家,但那个时候我太小,虽然和他亲厚,但是经过了他的三年初中和三年高中,我的三年初中,这种感觉好像变淡了,毕竟女孩子大了,和男孩子之间的话题就少了,尤其是我那种半大不小的时候。。。。。

但是,我上高一那年,就当我觉得过年越来越没有意思的时候,那年的大年三十,请完家堂,我们没有立即各自回家,而是一起在奶奶家吃了一顿饭,那天晚上,我们各种回忆过去,欢声笑语,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隔阂,奶奶也很开心,我突然发现我和二哥之间差的那几年,似乎被什么弥补了,我们聊到我们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对了,我和二哥除了大学不是同一个,其他的都是一样的哦。

从那年开始,我就盼望着每年的这一刻,没有妈妈,大娘,二娘,只有我爸,我大伯,我大哥,二哥,弟弟,我,(二伯从来不来),在在这个时候,我真的觉得特别幸福,一家人就应该这个样子,虽然房子不大,没有好酒好肉,但是一家人坐在一起,没有勾心斗角貌合神离,真的很温暖。


今晚自己炒的鱼香肉丝,可惜没有淀粉和红油了,颜色差点,但是味道还可以哦,满足了一下自己的胃~~~~~


天海光流:笑

邪马台笑:啊,光流,你怎样了

天海光流:还是你最好[扑过去,抱住]

邪马台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被人欺负了吗

天海光流:我讲的话很难理解吗[委屈]

邪马台笑:没有啊

天海光流:为什么别人都听不懂我讲的话

邪马台笑:这个,他们只是不知道该怎样和你交流而已

天海光流:那你是怎样听懂我讲的话的,能不能也教教其他人,这样我就能和他们正常交流了

邪马台笑:这个,我也不知道啦,哎呀,我说过,只要有我在,你这个怪症候就没什么的

天海光流:要是你不在呢

邪马台笑:额,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天海光流:哼,一点用处都没有[怒,甩袖而去]


冷心心:我们再来唱歌跳舞,慰问这个犯人和将军你吧。

将军:好了好了,已经晚了,唱歌跳舞会造成安宁妨害,艳文,咱们回房休息吧。

史艳文:是,将军。


虽然觉得不应该说脏话,但是实在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了,在这儿没人认识我,我也不用顾忌什么,就是很想骂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